回夙_三十五_免费小说阅读_末世小说排行榜

回去的路上卿音表达了对卿风几次拦住他的发泄不满,只是卿风没有解释什么,傅烟沉也没说什么话,但那本书倒是让卿风有些好奇。

“没想到小姐会把这本书送给那小子,听说之前昭和郡主向你要你都不肯放手来着。”

“小迪这人本来就对兵法不感兴趣,要不是为了那呆木头,要这份乱七八糟的兵书有什么用,她若想要自己找孙离讨要便是,要我这本,我且担心孙离那家伙找我算账呢,对了,这事儿你又是如何知晓的?”

卿音嘿嘿两声:“我这不是听暮云大叔讲了些小故事嘛,他说之前在外边遇见您了。”

傅烟沉点点头:“难怪”,顿了片刻却又道:“只是这昭和与孙离的事却不知他是哪里知晓的。”

卿风听了这半天,实在忍不住问道:“不知小姐与那大将军孙离是如何识得的,我在外时老是听人讲起他来,却不知他真正生的何种模样。”

傅烟沉回想片刻:“孙离此人,你若见他,却绝想不到他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。”

“身为大将军,却没有大将军的样子,小姐,你这样说我真是越加好奇了。”卿风还未开口,便听见卿音回话。

只是傅烟沉却不愿多说了。

这一路可是憋坏了两人,却是如何都猜不出这孙大将军到底是怎样一个人。

这抓心挠肺的一路很快便走到了头,一行人已然是回到了烟柳小筑。

这一日过得也快,眼瞅着夕阳西下,主仆几人自行备了些酒菜,吃喝完毕后也就歇息下了。

然而叶府另一端的北边客房中却有一间未熄烛火的房间。

“你是说叶家那群老家伙在会阴山?叶家祠堂在会阴山?”明君让身着玄衣负手立于桌前,桌上烛火摇曳,在墙上映照出他身后的一个奇高的黑影。

“是弋阳阁主的一个心腹出任务的时候在会阴山看见了叶勋,那小兄弟跟了一路,在会阴山的山路口跟丢了,阁主怀疑山里有密道。”回话间墙上的黑影又有了些变化,忽高忽低,像一只潜伏在明君让身后的巨兽,张嘴便能将他拆骨入腹。

“哦?”明君让垂眉道:“你来说说我教立于会阴山多少年了?”

“立教至今,500余年。”黑影的回答一板一眼,像没有感情的机器。

“500余年,这500余年竟无一人知晓叶家在我会阴山修了个老巢,好,真是好啊!”明君让低声笑了起来,桌上的烛火跳得更快了。

“回去告诉夜巡,我要知道他们到底在会阴山哪个位置打了洞。”忽而他又正色道。

“是。”墙上的影子消失不见,明君让挥手灭了烛火,这间屋子瞬时间便没入了黑暗。

一夜无梦,傅烟尘比平日里倒是早起了些时辰。

窗外的天蒙蒙亮,卿音那精力旺盛的小子却是未醒,闲来无事,她洗漱完毕便悄悄出了院。

想到那北院的明君让,她一时也提起了些许兴趣,就遛弯似的,慢慢逛了过去。

那日行走匆忙,她未曾察觉,越往北边走去,道上的树木却是多了起来,初时还几十步一棵,渐渐十几步一棵,将要到时已是密密麻麻的一步一棵甚至一步两棵了。

因这变化缓慢,行走间若步履稍快了,便很难发觉这点。

只是这道路两旁密密麻麻的树木却仿若给了人一种极大的压力,越向里走心头间越是有些惊疑和恐惧。

若是有心志不坚的人带着满身自信与骄傲来找这院落主人的麻烦,怕还没到他面前,就要先失了势。

这一路走来却不见有下人,路上掉落的叶子也无人清扫,自有一种清冷之感。

凭着卿音那张聒噪的嘴,她早已知晓这周围的景是他自己改动,据说他住进叶家那一日,不知从哪里找来几十个匠人,依着一个穿着奇怪的人的吩咐,在一日之内改了这周围的景。

这不过是叶家一个小院子,一条小道,自是无人反对他的举措。为了方便照顾他,叶铧还支了几个奴仆伺候,只是几日后,这些人一个个的都自请去了别处,人也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,据说服侍的下人们总在夜间见着一黑鬼,高大非常,十分可怖。

自那以后,这北边的院子便没有下人服侍了。

这明君让倒是有些意思。

这条路走到头不过一刻钟时间,傅烟尘却感觉走得异常的久,原以为这北院外面萧条至此,院内也可能铺满落叶,但待她在北院门口站定,却发现这院内出奇的干净。

也出奇的安静。

她静心凝神,却感受不到一丝人的气息。

但她明白,在这个院内,现在至少有两人,明君让定是在内的。

自那日后她很清楚,目前的自己若是与明君让对上,定然会败下阵来,但几月后,却说不定是何种情况了。

如今傅烟尘却不能招惹这个人,虽说都是魔教,但两教从未深交,尽管她与老教主有些私教,却不敢保证明君让能看在老教主的面子上纵容她。

在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之前,处理叶家的事情还要小心。

傅烟尘绕着院子逛了逛,发现这里除了茂密的大树却也没有其他的景了,院子她是不用进的,门口粗粗看去就铺两三种简单的阵法,再往深处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想来这明君让也并不想见客,她便望来处路走了。

回去的路和来时正相反,走着走着树木渐渐有些缝隙透出些光来,心情就不由得好了起来,这个时辰正是清晨最好的光景,刚刚挂上天空的太阳,伴着慢慢消散的雾气,空气中都是好闻的青草气息。

人突然就畅快了起来。

她停在这条小路的尽头尽情享受着阳光照在身上那种暖洋洋的感觉。却没注意到身后在参天大树树荫下隐蔽着的身影。

早在傅烟尘站在院门口的那一刻,明君让便发现了她,他在院内的树上喝酒,一低头便能看到她向院内张望的样子,他突然想起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在书房门口逆光而站,那时他看不到她的样子,却好像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。

甜甜的。

他这么想。

是蜜桃的味道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