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某_69、冲动_免费小说阅读_末世小说排行榜

盛望原以为所谓的“有几家商店”真的只是几家, 结果到了山后校门口一看, 那是一条长街。

学校周围的地势并不平直, 长街顺着缓坡蜿蜒而下,绕了学校小半圈,末尾隐于山侧围墙后,一眼很难望到头。

这附近唯一繁华的地方, 也是这座学校的人唯一能活动的地方,所以时至傍晚, 这里非但不冷清, 还热闹非凡。

不过正常上课的学生夜里还有晚自习,就算出来也只来得及吃顿晚饭。盛望和江添来得不巧,碰上了高峰期,所有能吃饭的店都被填得满满当当。

盛望转了两圈忍不住说:“食堂是有多难吃, 把人憋成这样?”

学校给他们开了个单独窗口,正常学生用卡, 他们用餐券,那个窗口饭菜口味一般,胜在不用排队。他们昨天还嘀咕说普通窗口种类丰富,估计味道能好点。现在看来半斤八两, 于是学生逮住时间就来门口打牙祭。

江添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5点40放学,这会儿学生才刚进店,等他们吃完腾出位置,起码要到6点半了。

他问盛望:“有想去的地方没?”

这里街只有一条, 花样来来回回就那么些,要是盛望一个人来,他其实哪家都没兴趣,但有江添在旁边就截然不同了。

他前后扫了一圈,说:“我哪儿都想去。”

江添:“……”

盛望说:“怎么办?”

“挑一个。”

“选择障碍,挑不出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盛望眼里明明白白写着促狭:“你不是我哥么,有义务帮忙拿主意。”

江添蹙着眉尖无语地看着他,片刻之后点了一下头,伸出手淡声道:“刀给我,帮你分。想去几家?”

盛望:“……我靠,吓唬谁呢。你舍得吗?”

他本来只是话赶话顺嘴一说,兄弟也好朋友也好,这话都很稀松平常,偏偏到了特别的人面前就有了莫名的意味。

江添顿了一下。

他们还在并肩顺着缓坡往上走,步子不紧不慢像散心。江添右手还摊着,瘦长的手指微曲。

盛望的余光就落在那里,他看见江添手指蜷了一下,收回去插进了长裤口袋里。有几秒的时间江添没吭声,像是在思考舍不舍得的问题,又像是在消化那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。

过了片刻,他才开口说:“那还是算了。”

又过一会儿,盛望才轻低地“噢”了一声。

于是风从两人之间溜过去,丝丝缕缕绕着弯儿。

街边的晚灯逐一亮了起来,两人忽然变得很安静,盛望走了几步,佯装自然地张望那些店。一众花哨的招牌里,有一家店的风格实在很特别。

那栋商户一层在地上,一层矮于路面,有个木质楼梯直通下去。店门两边种着几株栾树,枝叶趴在屋顶,树冠上半是粉橘、下半是青绿,在浮动的夜色下雾蒙蒙连成一片。

左边树上挂着一串白森森的纸皮灯笼,灯笼下有个箭头指向楼下。右边绕着现代感很强的蓝白灯圈,有个箭头指向楼上。

商户墙上是荧光材料搞出来的涂鸦,写着“密室逃脱”四个字。

不过真正吸引盛望目光的还是门口的人。一群男女生聚在楼梯口,显然刚从底下那层上来,其中几个人拍着胸口,一副魂不附体的模样。

“吓死人了。”有个女生说。

“我今晚要做噩梦了。”另一个人附和道:“其实本身还好,就是机关太灵了,布置得也太认真了,就很吓人。卞晨呢?卞晨你还好吧?我看你脸都白了。”

几个男生哈哈笑起来,调侃道:“他那脸还有吓白的时候?”

“滚你妈的,你才吓不白。”卞晨的声音在人群中很好辨认,他骂完又觉得这话不对,在更大的哄笑中吼道:“谁他妈说我是吓出来的,那里面太闷了好吧?!二逼你有脸笑我?刚刚谁叫得比女生还惨?!”

“你。”那个被怼的男生毫不客气地说。

卞晨爆了句粗,两人在楼梯上就追打起来。

有女生问道:“还玩吗?”

刚刚还在相互嘲笑的男生异口同声说:“玩个鸟!”

女生哄笑起来:“一个个胆子小还死不承认。但是现在吃饭也没位置啊,要不去楼上玩现代未来版本的密室?或者玩会儿桌游?”

“桌游吧,走走走。”他们说着便往楼上跑。

“那你们上去吧,我们再下去看看。”有个女生说。她还有点意犹未尽,拉着另外两个想玩的男生下了楼,三人又进了店。

盛望盯着店面思考了一会儿,转头看江添,满脸写着“我想玩”。

江添看了看楼下恐怖风格的装修,又看了看盛望跃跃欲试的表情,似乎想提醒他一句什么,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:“走吧。”

密室老板是个年轻人,为了配合主题,把自己打扮得鬼里鬼气。盛望和江添进去的时候,那三个一中的还在纠结玩哪个。

那个女生指着一个2-3人的密室说:“要不玩这个?”

其中一个男生吐槽说:“小密室没意思,要玩玩5人以上的。”

“但我们人不够啊。”

“老板,3个人能玩5人密室吗?”那个男生问。

老板点了点头:“可以,但有点难,你要不问问他们两个肯不肯一起?”

“谁啊?”他们疑惑地转过头,看到了盛望和江添。

“诶?!是你们啊!刚好刚好——”嫌弃小密室的那个男生顿时来了劲头,他跟江添盛望其实都不熟,但有人总比没人好,于是招呼道:“我们这里差点人,一起么?”

盛望当然不想跟别人一起,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有所表示,就听见江添对那人说:“不用了。”

他敲了敲柜台,问老板说:“两人密室还有空么?”

老板指着一个鬼校主题的说:“有,这个空着。”

“哎江哥,玩什么两人啊?”一中那个男生说,“那都是人小情侣玩的,没意思啊。”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他就这么随口一抱怨,盛望卸包的动作僵了一下,他下意识朝江添看了一眼,却见江添对那人说:“哦。”

那之后,一中的人说了什么、老板又说了什么,盛望都没注意听,也压根听不进去。他知道江添对于这种不熟装熟的人向来不感冒,说那个“哦”大概只是为了堵对方的话,但他心脏还是猛地跳了一下。

他忽然想起小时候盛明阳说的话,他说:“别人家的小孩都有点人来疯,我家这个怎么就没有疯过,懒蛋似的。”

他一度觉得这话没错,他确实不会因为谁在看他或者谁在身边就格外亢奋,直到今天他才发现,原来只是一直没碰对人。

他这晚就有点“人来疯”,玩密室的过程中大脑始终处于一种微妙的兴奋状态,尽管脸上看不太出来。

进密室前,老板好像说过一句“这个小密室比几个大密室都恐怖”。不知道别人什么感觉,反正盛望从头到尾没感觉到任何恐怖,这跟胆子大不大毫无关系,只因为他的注意力压根不在这些东西上。

他跟江添在解密上没卡过壳,一路行云流水。从昏暗教室开门到顶灯坏了的走廊,再到床底写满血字的女生寝室、最后到走廊深处的卫生间。

卫生间里有个带机关的镜子,解谜的最后需要他们打开水龙头洗脸,镜子会出现女鬼的脸,暗示她在哪个隔间。然后对着隔间门敲三下,头顶的一块天花板就会移开,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形模特会从里面掉下来,悬在一根麻绳上。

“失踪女生”的故事就到此结束,然后墙上的暗门会慢慢升起来,这就是密室出口了。

结果盛望敲开隔间门的时候,人形模特弹到了墙,假发不小心掉了下来,就剩个光头挂在麻绳上。

于是那道暗门升起来的时候,两人弯腰从里面出来,盛望直接笑趴在了柜台上,江添也没忍住。

鬼里鬼气的老板都看木了。

他见过客人说“没那么恐怖”的,见过吓哭了的,见过边走边讨论机关回味剧情的,就是没见过快笑死的。

“你们真的是摁了机关出来的?不是拿脚开的门?”老板忍不住问道。

盛望笑得脖子都泛了血色,软在柜台上根本接不了话。江添扫码付了钱,对老板说:“假发记得上胶。”

说完他拍了拍盛望道:“别笑了,去吃饭。”

直到在一家杭帮菜餐厅里坐下,盛望才缓过来。他长长出了一口气,用手扇着风说:“给我笑热了。”

江添拿着手机点菜,然后把手机递给他说:“看下想吃什么。”

盛望眼睛还弯着,在灯光下显得极亮。他说:“晚饭我请,不许抢,其他时候都可以,今天不行。”

“今天怎么了?”江添问。

“过生日。”盛望说,“江湖习俗,我请你。”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